首页 > 今日德州 > 社会 > 聚焦 > 正文

探秘 | 潜藏德州百余年的宫廷八卦掌


宫廷文化典籍和京城武学一脉的传承


“神京门户”“九达天衢”——山东德州自古享有盛誉。

自隋炀帝开凿运河以来,德州位居运河之畔,为江南漕运必经之地。明清之季,又为盐商大贾、英雄豪杰聚居之所,殷富一方,是名副其实的“运河名城”。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面对“国家大力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大运河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京津冀协同发展建设”三大历史机遇,德州等运河沿线城市,如何从沉寂的遗产中挖掘并激活大运河千年的文化底蕴,盘活生产要素,繁荣文化产业?

记者历经数月,徒步运河之畔,入户走访,挖掘到一支流落民间、雪藏百年、秘传三代的武学传承。该传承源于北京,八国联军侵华之际,大内侍卫总管宫宝田的侄儿宫向廷,携宫廷典籍、八卦掌始祖董海川的内功心法等,从枪林弹雨中死里逃生,沿京杭大运河逃难至德州运河经济开发区南陈庄村;自此,隐姓埋名,躬耕田野,秘密潜修,守护这支至臻至纯的武学传承。


运河畔的小村庄雪藏了来自京城的文化典籍和武学秘传


时值隆冬,寒风凛冽,徒步南陈庄西首的运河大堤,俯看千年水路,残柳婆娑,凭阑怀古,禁不住遥想千帆竞发、舟楫如织的恢弘盛景。

▲京杭大运河德州段

德州段京杭大运河,全长141公里,原为汉屯氏河,隋时永济渠,元朝凿会通河、济州河后,改称大运河。从隋至清,伴着漕运,京杭大运河走过了千年的辉煌,沿线城市留下了不计其数的城址、驿站,还有地下的古墓、沉船等。而德州段运河之畔的南陈庄,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在这里,既没有气势恢弘的城址,也没有遗存千年的胜迹,但南陈庄却在历史上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和特殊的角色——因为,这里雪藏了圆明园、雍和宫等遗留的文化典籍和武学传承。

圆明园堪称万园之园,就连洋人都说“梦幻艺术之崇高典范”。尽管如此,1860年英法联军打进北京时,还是洗劫了圆明园,大量宫廷侍卫被杀害,数不尽的文物被劫掠……然而,战火纷飞中,一位老喇嘛死里逃生,带着诸多典籍逃到了雍和宫,后来遇到带刀侍卫宫向廷,圆明园里的文化典籍才得以存留。

▲图为清朝最后一位大内侍卫总管宫宝田

1900年,当八国联军的炮火再次叩响北京城门的时候,储秀宫里的“老佛爷”收拾好行囊,仓皇西遁,担任护送任务的是宫宝田。隆隆的炮火,并没有让宫宝田丧失理智,对清王朝腐朽的统治,他早已心灰意冷。面对洋人的入侵,盗匪的横行,他自知凶多吉少,但作为董海川的嫡传徒孙,他深知“头可断血可流,祖师爷传下来的功夫不能丢”。

未雨绸缪,离京前,他早已做好了准备。就在那个炮声隆隆的夜晚,宫宝田将其侄儿宫向廷叫至身边,仓促嘱托道:“活着离开京城,将八卦掌内功心法和文化典籍传承下去。”宫向廷心领神会,按照叔叔既定安排,背一行囊,在众多宫廷侍卫的掩护下,从枪林弹雨中夺命而逃,在他的身后躺下了数不清的侍卫、宫女和太监。次日,宫向廷潜出京城,在郊外的一港口,踏上运船,离京南下。

当其仰望帝都,挥泪作别的那一刻,诸多文化典籍连同这支武学一脉开始流落民间。

 

历经坎坷磨难 传承者心铭口述 京城武学一脉得以流传至今

 

似水流年,弹指间已过百余年,记者踏步南陈庄,成片连排楼房,整齐划一,一色水泥路,不时有汽车穿梭。沿运河大堤北折而行,不过一里地就是王先锋的家了。

▲王先锋和刘振英站在宫向廷画像前

王先锋,南陈庄村已退休老支书,任职38个年头,对村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宫先生会功夫,擅治癔病,是村里了不得的能人。”谈及在此隐居的宫向廷,现年74岁的王先锋老人对记者侃侃而谈,“起初,宫先生在乡绅王承文家落脚。那时,兵荒马乱,经常有人坐着运船逃难至此。不过,宫先生是个特殊的人物。据老人们回忆,当时宫先生在王家的马棚里,滴水不沾、米粒未进,硬生生地挺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后来人们才知道宫先生是皇宫里逃出来,身怀绝技的大内高手。”

现年76岁,王先锋的妻子刘振英老人回忆道:“我小时候跟王家是邻居,常见到宫先生,他身材魁梧,不善言语,经常给村里人治病,还收了很多徒弟,像村里的李少堂、王家二姑娘王先兰都是他的徒弟。”

▲宫廷八卦掌内功心法传承人王先兰

谈及宫先生的徒弟王先兰,记者采访了她的三女儿郭瑞铭。“宫先生避难南陈庄,茕茕孑立,无儿无女,年过半百才收了我母亲为关门弟子。”现年65岁的郭瑞铭老人回忆道,“我母亲学艺时仅13岁,因为年龄小,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所以宫先生就把毕生绝学传授给了她。后来,我母亲出嫁到市区的进步街,婚后不显山、不漏水,秘密将宫先生的绝学传了下来。”

王先兰,生于1913年,卒于2002年,谈其一生,极其不易。少时,拜到宫先生门下;24岁,日本鬼子入侵德州,王家被日本人敲诈,而王先兰则成了人质,被绑架到军营内,后得宫先生营救,才保得性命。

雍和宫传下来的黄马褂

“我母亲传承了宫先生的衣钵,本想终老王家,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习俗不能违逆。尽管如此,母亲出阁时,已是30余岁的老姑娘了,她在宫先生膝下受教20余年,宫廷里带出来的各种典籍了然于心。后来,由于历史原因,各种珍藏的画像、文化典籍被付之一炬,只有母亲出阁时宫先生送她的那件黄马褂完整地保留了下来。直到1995年,母亲82岁高龄,收徒陈红卫后,才将封存的记忆一一口述。”郭瑞铭老人回忆说。

 

宫廷八卦掌的传承轶事

▲陈红卫展演八卦掌

“八卦掌属于内家拳,最初是董海川从九华山一道门隐修处得其心法要诀,后融汇易经易理,以八卦为盘,合阴阳之道,创立的八卦掌。据老师王先兰回忆,宫先生生前曾说过一段轶事:最初,董海川在九华山上,遇一老道,常与一只白色大雕在云谷山涧的圆形大石盘上搏弈。大雕以翅为臂,气力极大,沿圆形石盘与老道相斗,不相上下。董海川本是学武出身,细察这老道的身法,竟是一套上乘武学,对其触动很大,下定决心在此学艺。三载过后,技艺有成,并承袭了调息凝神的内功心法。艺成下山时,老道叮嘱董海川,不让透漏其姓名。当人问起师承时,董海川就以云间石盘为名,称其恩师为云盘老祖。”采访中,陈红卫对记者说,“王老师口述轶事真伪已无从考证,但八卦掌调息凝神的内功心法,却真实地传承了下来。因为这一派长期在宫廷内秘传,与民间传承有很大区别,所以又有宫廷八卦掌之称,传承下来的绝技就有银蛇穿林、抽身换影、抽身探塌掌、狮子抖铃等,不过,我结合自身的习武经历,融合了武当太乙门的猴拳等,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了八卦掌。”

▲陈红卫展演武当先天太乙门神猴拳

谈及宫廷八卦掌,陈红卫向记者娓娓道来,并展演了“拳打卧牛地”的绝技,强调修心、修德是习武者的第一素养。“时下,八卦掌的习练者众多,有尹派、程派、梁派、史派、张派等。我虽承袭师传,但不愿争名利、惹是非,希望各派能和睦相处,取长补短,共同把八卦掌这一传统武术发扬光大。”陈红卫说。


“文化+”撬动产业发展新动能

江南北国脉相牵,隋代千年水潆涟。悠然流过千载的大运河,不只是留存于博物馆和人们回忆中,而应该更加鲜亮地“活”在当下。在大运河传统运输功能弱化的今天,这条曾被誉为“流金淌银”的人工水道不复从前的光彩,而要彰显其价值,就要在运河的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中找到新的平衡点。

▲电影《一代宗师》剧照

德州段京杭大运河,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雪藏百年的宫廷传承,为这一平衡点找到了支撑。时隔百余年的今天,圆明园里被洋人掠夺的十二生肖、金佛像、景泰兰等150余万件文物被世人铭记,殊不知,当年在枪林弹雨中,圆明园里的文化精髓、宫廷典籍借京杭大运河南下,得以幸存。

每当以资本、原材料和劳动力为核心要素的物质生产出现波动,以思想、创意或知识产权为特征的文化产业却往往显现出生机和转机。美国好莱坞影视从20世纪30年代空前的经济大萧条中兴起,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日本动漫产业从20世纪90年代经济低迷中振兴,带动了整体经济的复苏;韩国游戏产业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转型,成为全球游戏行业领袖。我国虽然与这些国家情况有别,但他们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经验值得借鉴。

在“调结构、稳增长、促转型”的今天,繁荣文化产业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是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近年来,以影视、动漫为表现形式,以传统文化为重要素材的文化产业势头强劲。例如,前些年成龙拍摄的《十二生肖》家喻户晓;另一部影片《功夫瑜伽》中提及的宝藏和典籍是否存在,值得探究,但德州南陈庄却真实地雪藏过圆明园里的文化典籍;除此之外,影片《一代宗师》中提到的宫廷八卦掌并没有随着“宫二”的出家而灭迹,而是在各地得到了延续和发展。这些影视素材值得挖掘。

南陈庄这支流传至今的武学一脉,如果与影视、动漫、游戏等业态结合,将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契机和新动能。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德州地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