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德州 > 社会 > 聚焦 > 正文

【微书信大赛】妈妈,如有来生,我仍做您女儿,陪您爱您~

微信图片_20170515095427

亲爱的妈妈

您好

多少年后,如果我能活到你死亡的年龄:三十四岁。我想,我就比你老了。你给了我童年,我自己走向青年,以后,也会是自己走向中年和老年。

如果你能够,能够在那个几乎坚持不下去的年月,想到多少年后,你会有五个孩子都如愿考入大学,你甚至会有四个姑爷一个儿媳在你耳边叫你妈妈,拥你入怀,为你疏理灰白的发,给你买一柜子衣服,为你收拾打扮,带你吃遍美食和四处旅游,或许你会为此活下去。但你没有。

多少年来儿女们记住的,都是同一个你,慈祥又严厉。生活中到处是你的影子,你似乎从未离开过,晃过神来,你却又是实实在在的离开了。

我们都记得,清晰的记得,记得你的面容轮廓,记得你织毛衣时候瘪起的嘴,记得你穿大衣时候的干练气质,记得你做的晚饭味道,记得你爱哼的彝家小调……可十三岁以后,我只能透过一张仅存的照片,细看你清瘦的脸,看衣柜里还存留的大衣和已经穿小了几个号的毛衣外套,看那孤零零的坟头猛长的青草,看八岁的弟弟一天一个模样……

那天我翻开泛黄的老照片,突然很想你,很想很想。那是我童年唯一定格下来的瞬间,照片的反面附有黑色的胶卷,星星点点的泛着白光。

那时候,春秋轮回只有一件像样的外套,一季寒冬,有你亲手织的高领麻花毛衣,我记得你总是织得很宽很大,因为长高了还可以穿。

一晃眼,老照片还在,童年活在记忆里,童年不在了,你也走了。你的孩子们长大了。

我看着自己从一个鼻涕拉撒的小姑娘慢慢长大,长到亭亭玉立会收拾会打扮的大姑娘,看着自己从一个不会做饭的懒孩子长成一个会做一大桌子菜的勤孩子。只是这些美丽,你看不到,这些可口的饭菜,独独少了你的味道。我已经记不清你最后一次给我梳头我是什么年纪,如果我知道那是最后一次,我一定好好记住,记住那时候你嘴角上扬的微笑,记住你脸上洋溢的幸福。

她们说,我像你。我也感觉自己就是另外一个你。我跟你一样多愁善感,跟你一样漂亮善良。

可我最近突然觉得我不认识我自己。母亲,也许只有你能认识我,理解我。只有你知道我想什么,想要什么,只有你记得我身上的特征,记得我初来人世的模样和眼神,记得我第一眼看见你时的紧张和陌生……母亲,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来看我,然后认出我,像一个母亲看女儿一样,像一个母亲认出女儿一样,一直看我从一岁,长到二十岁,三十岁。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可你没有做到。

如果你在我身旁,看着我长大,我可能会活成另一个人。你放弃了教养我的职责。没有你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听谁的,谁又有资格教育我做人做事?我又以谁为榜样一天天成长?我像一颗荒野中的树,听由了风,听由了雨,听由了自己的性情。没有人给我说我哪里的路走错了,没有给我学习中的兴趣予以鼓励和支持,没有人再给我织宽大的毛衣外套,没有,没有。可我终究跟你是一样的,你坚持的,我从未放弃。

我听到室友成天给她家里打电话,听她母亲甜甜的呼唤她的乳名,听她说她近来的学习和情感,听她说每天的常态和进步,听她们彼此的嘘寒问暖,听她们……可我,我在给自己说,也只能给自己说。如果你还在,我会不会也跟她一样,母亲。

我如今多想听你说一些道理,哪怕是老得掉牙的,我也会毕恭毕敬的听,依偎在你身边认认真真的听。我不需要你说很多大道理,我只想坐在一旁,听到你的声音就好,然后静静看你浓密的睫毛,看你脸上满足的微笑,看你织毛衣的可爱模样,看你迷人的长发飘飘。

多少年了,我还是不能释怀。我始终在奢望,奢望有一天,你会回来。还是那间旧房子,那张旧桌椅。你推开门,看你已经长大了的儿女,看你当年健壮的丈夫,已经不在健朗英俊。我甚至还奢望,有一天能在路上遇到你,那时候你或许不再认识我,但我一定会认出你,会领你回家。我还奢望你能等到我们长大,然后过上富裕的日子。多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机会,一个赡养生母的机会,也给我们一个亲手料理死亡的机会。可是,这都是奢望。奢望是虚无的,缥缈的,不会实现的。

现在,我还活在你活过的年龄,我答应你好好活下去,坚强的精彩的活下去。只是,我想给你说说话,只想说说话,给你说,我有多想你。

我知道,你一定会听,认真地听,像小时候听我读我写的作文一样,静静的听。

你的女儿:赵柔

QQ图片20170530153116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德州地方站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